=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胡歌水仙】《合租小剧场》cp: 穆帅x袁浩

合租小剧场

CP:穆帅 * 袁浩

TAG:傻白甜/轻松向/小剧场/OOC

其实就是几个段子……【挠头

设定时间要说一下,小耗子刚大学毕业,先到穆帅在的城市里累积经验~所以不在上海。

><嗷,以上。

 

 

01

穆奇最近极为苦恼。

他回到家,臭着脸踹开虚掩的房门:“喂喂,我告诉你今天你可得睡沙发,不然早点收拾滚蛋。”

在里面的小蘑菇却不为所动,趴在床上:“我今天旅游社那边也累坏了,我就躺十分钟,十分钟行不行。”

穆帅指着他:“好,你说的,十分钟。十分钟后我再来看!”

 

十分钟后。

穆帅洗浴完毕,再次不客气地踹开房门。

 

“我跟你说袁浩,做人不能说话不算数。”

 

说罢,足球教练穆奇先生单手扛起已睡的迷迷糊糊的袁浩,把他重重地扔到了屋外的沙发上。

 

 

02

穆奇啪的一声把一叠纸扔在桌上。抬起头,恶狠狠地问:“你是从哪儿给我找来的这合租的?”

友人委屈道:“是你说的嘛,房租要交不起了。我想,就尽尽朋友的情分,哪知道你和袁浩八字犯冲。我也就是想帮你嘛。”

穆奇:“我就是说说的。你说我那小破屋,一个人住都嫌挤,现在好了又来一个,每天抢床都嫌麻烦。”

友人谄媚地笑了笑:“其实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的。”

穆奇:“睡一张床这种你就不用提出来了。”

“也不是,我的意思就是,你们制定个计划呗,轮流睡、轮流睡。”

 

 

03

穆奇自认自己一生潇洒不羁。

但却没想到会栽在袁浩头上。

 

穆奇捉起喝的昏昏沉沉的袁浩:“你跟我说,你到底干什么的?做旅游的能像你这样,天天喝的烂醉回家?”

 

袁浩睁了睁无辜的大眼睛:“啊?烂醉……”他摆摆手,笑得可爱,一脸笃定道:“没有,我没有醉。”

 

穆奇嫌弃地看着他那一身酒气。甩出一句“你等着”,就跑进房间从橱柜里坑出一件T恤,扔到袁浩的脸上:“换上,快给我换上。一身酒味,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袁浩盯着T恤看了很久。

 “……米老鼠。穆帅,穆帅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穆奇直接削了袁浩的头。

“你穿不穿,不穿我门反锁了啊。今天你给我睡外面,沙发,看见没?”

 

袁浩点点头:“沙,沙发。”

 

穆奇嘴角下拉,很不高兴的样子,啪地一声把卧室门关紧实了。

想想看还不解气,还锁了个门。

 

但是过了一会儿,门外忽然响起一声噼里啪啦声。

穆奇睁开眼睛,眼里写满了“生无可恋”四个字。

他冲出门:“妈的,袁浩你瞎啊!”

 

 

04

醒着的袁浩和醉酒的袁浩,截然不同。

袁浩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写满了愧疚。

“对不起啊穆帅,我也不是故意的。多少钱,我来赔给房东阿姨。”

 

穆帅顶着黑眼圈,尽量温柔地对他笑,然后说:

 

“滚。”

 

 

05

穆奇被骂过‘不是个男人’,但他向来都不会介意。因为骂他的都是女人,有的是带着嗔怪的调笑,有的是冤家路窄。

但他从来没想到,这话会从一个男人嘴里吐出来。

 

穆奇接过朝他扔过来的抱枕,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这么一个初看彬彬有礼的男人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

 

黑暗里他也没点灯,一步一步摸过去。

——他主要是怕灯亮了更利于对方发现目标,或者看清旁边还有什么能砸的东西。

 

穆奇:“袁浩,你给我冷静点。”

 

袁浩:“你别过来别过来,我不喝酒了。别灌我了。”

 

穆奇心想。这小子又是被人灌了?他一狠心,直接摸黑过去拎住他脖子。“你再不消停我就真灌你酒了啊。”

 

恐吓也许起了作用,反正他感到袁浩在自己手里渐渐安静了下来。

 

袁浩出了微微的汗,事实上,穆奇一个玩儿足球的教练,什么苦什么累没吃过。可能一轮训练下来出的汗比袁浩五年都出得多,糙汉子根本不在乎脏不脏,汗臭不臭。

 

但混着酒味,穆奇就觉得自己手里到底拎着个什么玩意儿,简直臭烘烘的。

 

他捉着袁浩就扔到沙发上。

 

但是看到茶几上丢着的那件昨天他嫌弃的米老鼠T恤,又犹豫了一会儿。

 

“不想让我这个男的给你换衣服,你就给我快点起来。别装死啊。”

 

 

06

袁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

 

他心想:昨晚不应该是轮到穆帅睡床么?

 

眨眼就看到穆帅在旁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旁边放着热水、盆子。穆帅问:“酒醒了吗?”语气温柔的就像要化出水一样。

 

袁浩清醒的时候,脑子还是转的极快的。

 

于是他重重闭上眼,然后再睁开。

 

我勒个草,这不是做梦!

他的室友穆奇,原来也有脾气不暴的一面?

 

转眼却见穆奇拿着一张缴费单。笑容满面:“钱。”

 

 

07

不得不说,有了个室友之后,经济压力的确减轻了不少。穆帅难得露出了笑容。

他办的足球班起势相当好,没多久就有很多小孩来报名。

 

周日。训练赛。

他惬意地倚在栏杆上,看着这帮小屁孩前仆后继地抢一个球,也不指点,就站着吹风。

 

他忽然收到了一条手机信息:

[发件人:袁浩

内容:有空?]

 

穆奇:“……”

“在带班,怎么不打电话?”

“不方便。”

 

看他打字惜字如金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偷偷发的。要么就是在开会的时候开小差。

 

穆奇看了看手机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到五点了。

[发件人:穆奇

内容:什么事,我这里快结束了。]

 

 

假如穆奇有先见之明,一定会后悔发了这个消息。

因为当他挥汗如雨地跑到一家咖啡馆,却看到袁浩坐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女性中间。

 

穆奇:“你丫还说是做旅游的,骗我的吧?”

 

 

08

 

“嗯你好,我是穆奇。哦你说外面那辆跑车啊,是,是我的。哈雷?美女也懂哈雷?哈哈不做什么,现在就带几个班,赚点小钱。当然当然,是因为热爱足球,不是什么钱的问题。”

 

穆奇应答地游刃有余。

 

但是最后在回答关于袁浩的问题的时候,他面笑心不笑:“哦,他我室友。我们现在住在一块。”

 

袁浩心中忽然有些不祥的预感。

 

“你说我靠谱啊?唉其实也不是。你看袁浩人挺好的,我不照顾他也不行。所以有时候帮他酒后脱脱衣服擦擦身体啊什么的,其实都是小事。”

 

袁浩:“……”

 

那些美女有的面露惊讶,随后彼此暧昧不明地视线交换了一下。

最后语焉不详地带过去几句,就都说要走了。

 

穆奇喝光面前的柠檬汁,囫囵着嘴巴:“相亲这种事,一次我可以帮你,第二次我绝不会帮。不如这样,简单,一了百了。”

 

 

09

“你是怎么想到离开上海来这儿的?你家不是都在上海么。”

 

袁浩:“想出来闯点经验,回去再建公司。也不想都靠家里出钱吧,我自己也总得攒点。”

 

穆帅轻笑:“大学生,刚毕业,就是把一切想得太简单。”

 

袁浩却认真道:“我的梦想就是开好一家自己的旅游公司。我想开放很多很有趣的,一般旅行社不会开放的项目,比如穿越沙漠和旷野。”

 

穆帅:“有梦想是好事。”

 

袁浩笑了:“和你爱足球一样。我也不会放弃的。”

 

穆帅摸了摸胡子,他想,真当是年轻人的鸡汤啊。

不是老母鸡那种慢炖出来的真理,喝多了又可能会拉肚子。但他也没打击他,就笑了笑。

 

“梦想也会被挫折击垮的,你可小心点。”

 

 

10

事实证明,穆帅说的没错。

 

袁浩耷怂着脑袋回到出租屋的时候,穆帅正在冲咖啡。穆帅看了他一眼,撇撇嘴,又泡了一杯。

 

袁浩双眼放空,一脸郁郁地躺在沙发上。

 

穆帅打量道:“回来的挺早,还没喝酒。”

 

袁浩:“不喝了,再也不用喝了。投资人谈崩了。”

 

这种商业的事情穆帅不太懂。他也就没接话。

 

袁浩转过头,盯着他:“你也不安慰一下?”

 

穆帅从善如流:“哦。创业失败正常的,别放在心上。怎么样,舒服点了没。”

 

袁浩想了想,其实并没有。他看着出租房里堆着的一箱酒,指道:“怎么样?”

穆帅挑挑眉,主动开了一瓶。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11

 

事实证明,袁浩的酒量实在不咋的。

 

几瓶下肚,袁浩也就有些奄了。他脸颊泛红,头昏昏沉沉。穆奇本来就没喝几瓶,他嘴巴刚碰到酒瓶口,眼睛就瞥见袁浩那家伙已经不行了。

 

他起身,一打横,直接把他抱到了床上。

 

185的个子的确够沉的。没想到这么高的个头,醉酒后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刘海安静地垂在额上,穆帅蹲在床旁边,忽然伸出手揉了揉。

 

不揉不要紧。一揉,穆帅就忽然发现,我屮艸芔茻?本来眯着眼的蘑菇忽然伸出一只手,紧紧的,牢牢的,攥住了自己。

 

穆帅扯了扯。

对方不放手。

再扯。

对方依旧不放手。

 

就这样几个来回,穆帅:“你干嘛?想酒后占我便宜?”

 

袁浩嘟囔了什么他没听清。因为下一秒,对方突然使了不知多大的力气把他扯了过去。

穆奇重重地砸到了袁浩的胸上,他有点懵。袁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硬是把他的头塞进自己的颈窝。

 

心跳声隔着单薄的衣服清晰可闻。

咚。咚。咚。

 

穆奇咽了咽口水,嗓音有些低沉和沙哑。

“袁浩,你可别玩真的啊。”

 

 

 

12

 

最接近的时候,他跟他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END。


 
评论(2)
热度(3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