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武侠】《如意》引子+第1章

=w=武侠paro,有故事的喻总和同样有故事的少天的故事


世间事,十有八九,都难得如意。

但希望他们,能够称心如意。




(引)

 

平安寨位于岭南一处山中,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好在平安寨大当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物,把打家劫舍这听上去不大风光的活计,做的也算风生水起。

这一代大当家单姓魏,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总之不是本地人。来的那一天正巧被寨里出门望风的老寨主捡回了家,据说那时候的大当家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脸上灰扑扑的,身上的破布衫皆是一个个血窟窿,可就是喜欢嘴硬。

他那时候快饿到前胸贴后背了,被寨主教人扛起来的时候,魏大当家还以为遭遇不测,开口就是石破天惊地一句:“我*你祖宗十八代的敢打如意谱的主意!放老子下来!”

厚,救你还这么拽?

老寨主啐了一口痰,朝着下手们比了一个划脖子的手势,一边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做乜唔去食屎啊? ”

下手们心领神会,抬起手就把他敲晕了。

 

十来年过去之后,老寨主五体不勤地躺在宽敞的虎皮椅上嗑着瓜子,一边笑着谈这些往事,魏琛总忍不住想上去把这老东西揍一顿的冲动。

但是要说起来,也只有这穷的叮当响的破寨子才敢收留这样一个明显有故事的小伙子了。毕竟当时的魏琛,每天盯人的目光,都像别人欠了他祖宗八百大银。

 

可平安寨的历代当家好像都有一个出门望风、顺便捡崽的习俗。当魏琛一脸嫌弃地将一头鸡窝杂毛聒噪不停的少年往寨门口一扔,寨里的乡亲父老们都纷纷围绕过来。

这个崽虽然顶着一张灰不溜秋的脸蛋,脏了点,但五官还是挺标志的。尤其那一双明目,瞪得圆圆的,让人忍不住想逗他玩。

六七岁的崽操着不太标准的当地方言,牙齿还漏着风,魏琛作为一个外乡人,即使混迹岭南多年,也只听得清楚“游北镇”、“爸爸妈妈”几个词语。

长得好看的小孩子总是受大龄妇女喜爱的。寨里的婶婶们一个长一个短,最终才神情复杂地望向魏琛,叹了一口气。

那样的目光——魏琛不是第一次见了,在小孩子说出“游北镇”的时候,魏琛就隐隐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只是这样惋惜沉痛的目光又坐实了他的猜想罢了。

 

魏琛于是蹲下身,仔细端详着男孩的面孔。这崽还什么都不知道,开开心心地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笑容也许太扎眼,倒教这个大当家想起了年少时候的岁月。

魏琛沉默半刻,最后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跟我来吧。”

 

男孩还在云里雾里,拽着魏琛的衣角:“我要肥家,肥家。”

 

跟在魏琛身旁的方世镜从怀中掏出一颗糖,递给男孩。小孩毕竟还是小孩,他舔了一口,就觉得这个地方氛围极佳、人民朴实温暖。于是就屁颠颠地就跟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大当家走了……

 

这天,云层压地低低的。寨里的人们都忙着将晒在屋外的衣物收进来,男孩被魏琛领进了一间小屋,他口中含着那颗有些酸味的山楂糖,目光则透过小小的窗户,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

要下雨了。男孩想。

 

他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将会在这里,度过十多年光阴。

 

(一、离别)

 

日头慢慢爬上三竿,几里远外都能听到一声急促的竹哨。

黄少天蒙在大棉被里,眼睛紧紧地眯成一条缝。

房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一个面相清秀的少年,手中还端着一碗中药。

这中药里不知道放了什么刁钻的成分,黄少天在被子里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

少年把碗扣在桌上,一手就要掀起黄少天的被子。

"哎,等等等等!"从被子里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吊车尾,怎么是你来给我送药啊?师父呢师父呢?师父说我身体好了就要传给我剑招,真的假的啊?"

被称作是吊车尾的少年也不恼,自动忽略了这一整段没有意义的话语,一只爪子掀不开就两只爪子一起上上,二话不说就要把黄少天从棉被里揪出来。

但是黄少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死命地拽着被子不放手。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片刻,清秀的少年最后放弃,开口说道:"我蛮力没你的大。"

闻言,黄少天才得意地探出脑袋,露出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着喻文州坐在一旁,一勺勺把中药放凉。

喻文州也不看他:"反正你自己也会起来的。"

黄少天捂在被子里,笑道:"文州,刚刚吹竹哨了吧?平安寨48的选拔你进了没,没有我这个第一,你今年总有47名了吧!哎呀,还是说我不在你没有动力比赛,连48名都没有……"

说着说着,他不禁关注地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表情,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不是吧文州!你不会………嗷呜,呸呸呸!苦死了!"

喻文州毫不留情地把中药喂进黄少天的嘴里,见好不容易堵住了他的嘴巴,这才悠哉说道:"进了。"

"那你刚刚干嘛一句话不说,我还以为你不小心失误了呢!"

"失误也有,"喻文州淡淡道:"就是没有其他人大。"

"你还真是自信啊?刚刚竹哨吹了谁第一,快说快说,我今天下午就要找他去练练手!"

说罢,黄少天捏着鼻子把半碗中药囫囵吞下,咕噜道:"我打赌,这一定是魏琛搞的鬼,这么难喝的东西我真的不想喝第二遍了!"

喻文州只看着他笑:"行了少天,魏老大说你得喝一周,不然就罚吃秋葵。"

黄少天:"……"

这个老奸巨猾的魏琛!

 

于是正晌午,黄少天就穿戴整齐随着喻文州一起去了寨中正屋。顺便从红木桌上摆着的水果盘里剥了几个荔枝吃,这些荔枝都是从山上的荔枝园里新鲜摘下来的,黄少天一时喜欢,连吃了好几个,眼见盘底都渐空了,也没有见魏琛从里屋出来。

 

喻文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黄少天却能隐隐觉察到同伴此刻的担忧。

怎么了吗?

黄少天觉得很奇怪。外头阳光正好,照进正屋,把他和喻文州的影子拉的极长。

他剥下最后一颗荔枝,递给喻文州,难得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魏琛和方世镜从屋内走出。

黄少天这时候已经和喻文州有说有笑的,一时没有注意魏琛已经站在自己身后。

"卧槽!!!"突然之间,魏琛两手捉住黄少天,拎兔子一样的拎了起来。黄少天一下子没把握好失重的感觉,在空中挣扎了一会儿,才被放下。

喻文州说道:"魏老大。"

魏琛对喻文州并没有很熟悉,只知道这是一个比较沉稳的孩子,在训练时认识少天之后,两个人意外地处的来。

魏琛点头示意,然后摸了摸黄少天毛茸茸的头发,笑道:"男孩子就是长得快,才十几岁就这么重了!老夫都快提不动你了!"

黄少天轻巧地躲过魏琛的大手,抗议道:"不准摸!摸了会长不高的!"

 

方世镜在一旁叹了一口气,随后清了清嗓子,拿出了一本册子,郑重地看着他们两个。"少天,文州。"

 

他们还没有见过方世镜这样严肃过,不由得停止了背脊。

 

方世镜问黄少天:"少天,你还记得我给你糖果的那一天吗?"

 

"记得。"黄少天说。

也就是他三年前,第一次来到平安寨的日子。

 

"那天我对你说了什么?"

 

"你说以后我不能乱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可是二师父我后来想了想这不对,你也是陌生人,你当时…"

 

方世镜打断他:"不是这个。"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好吧,是谨言慎行。我们平安寨之人,不求富贵闻达,只求做一个坦荡的君子!"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飞扬,就像是一颗有待磨砺的璞玉,自有一番未被打磨、却暗自生辉的光芒。

 

方世镜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喻文州说:"你一向沉稳懂事,我和魏琛都不曾教过你什么……"他像是有些遗憾,问道:"文州,你的寄托呢?"

 

喻文州抿着嘴。

 

不是他不想说。

只是,他隐隐有一种预感,那预感太强烈了。

——是不是我不说漂亮话,就能把两个师父留下来?

 

黄少天也察觉到了空气中沉重,但是他并不理解为什么沉重。

他用胳膊轻轻碰了碰身边的同伴,小声嘀咕道:"你快背平安寨规……随便哪一条就好了!"

 

平安寨规总共50条,喻文州早已烂熟于心。

可他依然说不出话来。

 

方世镜温和地注视着他,魏琛也难得改了他吊儿郎当的样子。

 

喻文州依稀想起,方世镜第一次把刻了寨规的竹简送给他时,自己的二师父也是带着这样的微笑。

 

喻文州低下头,说道:"……平安寨规第一条。我寨之人,当光明磊落。此条乃五十条规中重中之重。"

 

他说完抬起头,目光里便不再是犹豫。仿佛在刚才短短的几分钟内,他已经在心中做好了告别。

喻文州只是平静地望着这两个待他们如己出的恩师,然后问道:"师父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方世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了。

"本来……还想能瞒多久瞒多久的。"

他把手中的羊皮册子慎重地交到喻文州手中——这个册子,不知被多少代人翻阅过,羊皮甚至有些翻起。

他打开册子,发现里面不但记载着剑法秘诀,还有几页记载了辛秘的巫术。

喻文州喃喃道:"《如意谱》吗……"他乍抬起头,望向这两个从小陪伴他们长大的人。

 

蓝雨!

 

他们是蓝雨的人?

 

魏琛挥挥手:"如果想去外面的世界找我们,把如意谱吃透吧!"

 

喻文州瞬间觉得手上的那个册子有千斤重。"那寨子……"

 

"没事的,都已经布置好了。"

 

黄少天再迟钝,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一时兴起叫他们来陈述思想觉悟的,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告别"。

倘若不是喻文州戳破了这一层纸,他可能明天早上醒来,才会发现自己的两个师父人间蒸发了吧?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话,好好地骂一下魏老大。不辞而别什么的真的是逊毙了!

 

可他没有。他只是涨红了一张脸。

 

魏琛笑道:"呦少天,你想说些什么?说吧!"

他照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头发,却等来那仍旧气鼓鼓的少年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

 

魏琛心里想:这下闹大了。

 

黄少天什么都不想说的时候,就是他最不想遇见的情况。

所以,他才讨厌这样的离别吧——

 

原以为可以做到铁石心肠,可人非草木,启能江流石不转?

 

他的目光流连在这两个相处了七年的少年身上,变得黏着起来。

 

那目光饱含期许,饱含不舍。

但更多的是坚定。

 

魏琛大方的转过身,哼起市井中不知名的小曲:"世间事唷……十有八九唷……难得如意。"

 

如意谱就像一本寻常的册子,被捏在少年小小的手中。因为捏的太用力,手心出了汗,可少年还是舍不得放下它。

 

练完这册羊皮书,真的就可以称心如意了吗?

可明明世间事,十有八九,都难得如意。

 

-tbc-

 
评论(1)
热度(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