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10)

今天是让同人圈大手也呐喊官逼同的索尔大佬_(:зゝ∠)_

【9】

10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索克萨尔这个人脸皮薄会害羞的?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索克萨尔又发来了一个组队请求,黄少天依旧处在一脸懵逼的状态。风花雪月明显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的大神在刚刚的切磋中惜败,想挫一下夜雨声烦的锐气。

[队伍][风花雪月]:刚得到消息,今天是我们的新指挥上[/得意]

[队伍][风花雪月]:到时候你不要哭。

 

这实在是笑话!黄少天暴起手速,公屏刷的飞起:“到底是谁要哭啊?尘归尘!土归土!诶话说你这样真的好吗?你这不是暴露了你们一大白这一次的战术吗,哎要我说你这不是反装忠吗,你们今天指挥ID多少爆出来,让我和他沟通一下阵营之间的内奸问题。”

 

风花雪月没那么傻,也逐渐习惯了黄少天的垃圾话,视若罔闻。甚至好几次都想右键夜雨声烦的名字,点下屏蔽,最后都强行忍住了。

因为她总觉得索克萨尔似乎很关注夜雨声烦。

这让她一度有些微妙。

 

索克萨尔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刚才石破天惊的言论给黄少天带来了多少的冲击,没事人一样地在队聊频道里问:“去不去大战?今天是徽山书院,暴力撸。”

由于毒经在PVE中是一个不存在的职业,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再叫两个DPS。

三人神行到了长歌门,在拥挤的人潮里一眼看见了饱经沧桑的NPC,风花雪月已经很有意识地在附近喊人了:

[附近][风花雪月]:大战来2DPS,3=2

然鹅不知道为什么,叫了半天,都没有人进队。

风花雪月觉得很是神奇。

[附近][风花雪月]:大战来2DPS,3=2[/玫瑰][/玫瑰][/玫瑰]

可能是不够萌吧,毒姐在心中默默地想。然而加了三个玫瑰的表情之后,依旧没有人。

突然,有人在附近频道里艾特了她的名字。

[附近][风城烟雨]:[风花雪月]大姐,别光喊不组人啊……

毒姐有些懵逼,然后才发现自己并不是队长。她再度把视线移到高悬着小旗子的夜雨声烦的头像上,颇为咬牙切齿。

 

过了几秒,黄少天才从厕所回来,顺手同意了两个入队请求。

 

[系统]:风城烟雨加入了您的队伍。

[系统]:再看不是山加入了您的队伍。

 

看着队伍里两个唐门成男的头像,黄少天忽然瞪大的眼睛。

风城烟雨雨雨雨??果然,附近有一个蓝名的炮哥正在蹦蹦哒哒的,很殷勤地跑到他身边,同时,脑袋上还顶着一个巨大的文字泡。

“哇姐妹们!我没看错吧?我随便进了一个大战队就发现是索夜诶!他们还在一起打大战,我追的CP拍电视连续剧啦!”

“哈哈,长歌门徽山书院门口,我给你们搞直播。”

“沐橙小戴,不是我想自己追剧,实在是因为他们满人了啊。”

 

夜雨声烦、索克萨尔、风花雪月、再看不是山:……

 

过了一会儿,风城烟雨可能意识到了什么。在队聊里发了一列“欣喜”的表情,把刚才的话给刷了上去。直到翻不到之后,衣着风骚的炮哥才在队聊喊道:“刚刚不好意思啊,不小心错屏了,你们就当做没看见好了。进本进本,进本进本。”

 

感情是错屏到他们烟雨楼帮会里去了。

黄少天觉得很头疼,因为他总感觉又会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即将降临。

 

由于风城烟雨是一个虽说不犀利,但是装备却十分顶尖的PVE田螺炮,伤害一直打在前列。但是那个叫做“再看不是山”的鲸鱼炮哥也不甘示弱,输出也很夸张,两个人一直在列表第一第二的位置浮动。

 

有这两个大腿,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非常乐得划水。

 

鲸鱼炮哥话不太多,全程的公屏都被夜雨声烦和风城烟雨两个人承包了。

风城烟雨是一条彻头彻尾的CP狗,对于索夜两人的互动十分在意。在他们不知名的情况下,风城烟雨在帮会里实时播报:

“索克萨尔在等烦烦!wuli索尔真是太有男友力了……”

“打第二个boss的时候烦烦中技能了2333 索尔在队聊说了一句小心”

“哇他们两个一起停了下来,在干嘛啊?”

“有理由怀疑是肮脏的py交易”

“有理由怀疑是肮脏的py交易”

“有理由怀疑是肮脏的py交易”

烟雨楼群众们瓜吃的开心,附和会长也附和的十分开心,一条条脑洞让风城烟雨有些应接不暇,技能按错了好几个,再看不是山于是稳居top1的榜。

等迅速地暴力撸掉了BOSS,随机分配完装备之后,鲸鱼炮干脆利落地退了队伍,而风城烟雨却迟迟没有动作。

风花雪月对风城烟雨很是无语。她还不太理解CP粉的战斗力,尤其是救命啊正主在自己面前发糖啊!这种难得一见的情况,风城烟雨怎么会错过呢?

 

[队伍][风花雪月]:那个……[风城烟雨]?

风花雪月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但是风城烟雨回复的很快。

 

[队伍][风城烟雨]:干嘛

[队伍][风花雪月]:你还有事吗

[队伍][风城烟雨]:没事啊

[队伍][风城烟雨]:你们有事?

[队伍][风花雪月]:没有。

[队伍][风城烟雨]:哦,那正好。我缺个队伍唠嗑,我们来聊个半分钱的呗?

但是反驳他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夜雨声烦。

 

[队伍][夜雨声烦]:啧啧啧我们要去做矿车

[队伍][夜雨声烦]:你一个PVE的跟来干嘛

[队伍][夜雨声烦]:看着我们捡翔啊?我和索克萨尔又不是一个阵营……

 

毒姐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打完大战的路人甲不退组的盛况,不由目瞪口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连带着对赶人的夜雨声烦也可亲起来。

虽然经过了这一个大战,她面对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更加微妙了。

 

 

黄少天这个大战,其实打的极为微妙,因为他总觉得背后这个炮哥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

比方说他要清小怪,和索克萨尔两个人留在最后面。

这个炮哥明明可以先走,却绝不往前迈出一步,一定要跟在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身后,他俩迈步子了他才迈。有时候干脆点个跟随。

夜雨声烦有理由推断,这个炮哥绝对偷偷地在帮会频道里汇报情况。

 

为此,他还故意地试探了一下风城烟雨——比如说,他故意停下来不动。

但是此刻就不是风城烟雨一个人不动了,索克萨尔也没动。

感情这是两个人都点了他跟随呢?

 

[队伍][夜雨声烦]:喂喂喂你们怎么这么懒

[队伍][夜雨声烦]:能不能自己动?

风城烟雨虽然懒得走路,但是打字还是很勤快的。

 

[队伍][风城烟雨]:烦烦这样的要求,远目花哥,让你自己动呢……

[队伍][看山不是山]:额。[/流汗]

花哥为表自己听见了夜雨声烦的要求,操作者小人左右走动,解除了跟随。

 

[队伍][索克萨尔]:那我来动吧。

 

……

夜雨声烦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

 

夜雨声烦和风花雪月的态度都亮在了那里,唯有索克萨尔没有表态。

风城烟雨想来自己今天短短几分钟的糖已尽,恨不得自己该和另一个鲸鱼炮商量一下,多犯错误,争取把5分钟的大战变成15分钟的大战,于是只好再公屏打了一个[/萌鸡再见]的表情,顺便表达了自己想成为他们大战殷勤的替补选手的愿望,什么时候需要,秒叫秒到。

……您可再见吧。黄少天心中腹诽。

 

风城烟雨心满意足地点了退出队伍。下一秒就收到一条来自索克萨尔的密聊。

 

[密聊][索克萨尔]:听声烦说,那个索夜的视频是你做的?

……我屮艸芔茻。

这是被蒸煮翻牌了?

风城烟雨瞬间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又有些迟疑,害怕是想让她删除视频。在和小姐妹们商量了半分钟之后,风城烟雨才小心翼翼地打出一行字。

[密聊][风城烟雨]:恩是我,花哥[/欣喜]

然而对面好像完全没有要她删除视频的意思,还很耐心的说:

[密聊][索克萨尔]:那我想提个意见。

诶?

向来以质量闻名的大手,第一次遇见有人正面给她提出意见,有些诧异,但是很快就端正了自己虚心接受的心态。

[密聊][风城烟雨]:没事没事,花哥你说。

[密聊][索克萨尔]:为什么是BE呢?

[密聊][索克萨尔]:我觉得还是HE的好。

 

为什么是BE呢?我觉得还是HE的好。

 

楚云秀呆呆地望着屏幕,眨了眨自己打了一下午游戏,酸涩的双眼。

 

她没看错吧?

 

这个应该才叫做真正的……

 

蒸煮发糖???

 

消化了几分钟之后。

烟雨楼的QQ群里出现了一张游戏内聊天截图。

还附带着帮主的一句话:

 

姐妹们,我感觉我要被甜齁了,我要窒息了。


-TBC-

 
评论(15)
热度(9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