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9)

起床背书

[8]


9

 

部长在最后留下了副部开会,准备讲关于干事考评制度的事情,可以从惊魂时刻脱身的黄少天却感觉意外的疲惫。

他回到寝室打开剑三,习惯性地看了眼好友列表。却意外的看见某个说自己最近很忙、有很多事情的花哥正在线上。

[密聊][夜雨声烦]:你不是说最近很忙的吗你怎么就上线了[/鄙视] [/鄙视] [/鄙视]

[密聊][夜雨声烦]:要不要继续jjc?

[密聊][夜雨声烦]:插不插旗

可是夜雨声烦等了半天,对方才慢悠悠地回复了一句。

[密聊][索克萨尔]:好

怎么回事,突然变成高冷花了吗?

但夜雨声烦没有想这么多,确认了自己的装备,摩拳擦掌地甩给索克萨尔一条组队申请。

 

【系统】[夜雨声烦]向您发来了组队申请同意/拒绝

 

 

[队聊][夜雨声烦]: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队聊][夜雨声烦]:你怎么在马嵬驿,在马嵬驿怎么打架嘛!

[队聊][夜雨声烦]:我去……[风花雪月],怎么又是你啊!

只见队伍列表中还有一个看上去十分扎眼的紫色头像,黄少天再戳开小地图,看了眼地图上的两个蓝点,很是不悦。

适逢此刻,毒姐也不甘示弱,在频道里发起了嘲讽。

[对聊][风花雪月]:呵呵。

虽然只有简短精悍的两个字。

但是很快,就淹没在夜雨声烦的垃圾话里,直到一直不出声的花哥打出一行字:

[队聊][索克萨尔]:在劫镖

 

而就在下一秒,黄少天就看见毒姐和花哥的血线迅速下降,直至归零。不由得叹为观止。

 

[队聊][夜雨声烦]:呦[索克萨尔]你还有时间打字呢?怎么样挂了把!

[队聊][夜雨声烦]:还有谁给你们的勇气在今天的恶人小gf指挥面前去我大恶人的地盘劫镖的!

[队聊][夜雨声烦]:[风花雪月]告诉你们一大白的人今天你们瞿塘峡的据点完蛋了哈哈哈

 

索克萨尔和风花雪月应该回到营地打坐了,两人的血条逐渐地满上。

花哥又恢复了高冷的姿态,一言不发。黄少天找不到人讲话,矛头只好对准了风花雪月,两人喜闻乐见地又互掐了起来。

 

风花雪月是双休五毒,在毒经几乎算是不存在的职业的这一赛季,她不但能掏出毕业补天装备,还可以把毒经装备顺手也弄得像模像样,可谓对这个门派爱之深切了。

夜雨声烦传送到马嵬驿的时候,就看见队里的风花雪月又悄悄地换了心法。

 

[队聊][风花雪月]:今天你来指挥?

[队聊][夜雨声烦]:是啊是啊是啊!

[队聊][夜雨声烦]:怕了没有啊?[/鄙视]

[队聊][风花雪月]:呵呵,我是想说

[队聊][风花雪月]:那我放心多了。

 

黄少天:“……”这是看不起他的指挥技术?

他和毒姐一来一回呛了好来句,索克萨尔却依旧保持沉默。

干嘛,这是打坐打上瘾了?

黄少天一个大轻功,飞到了蓝点旁边。只见全身深紫色的花哥正端坐在马嵬驿荒秃秃的地皮上,旁边是一个碍眼的毒经。

黄少天觉得今天的索克萨尔好像有些奇怪。

 

[队聊][夜雨声烦]:喂!什么时候单挑啊[索克萨尔]

这一句话,花哥倒是回的很快。

[队聊][索克萨尔]:你说。

[队聊][夜雨声烦]:那就现在啊,找个空地

[队聊][索克萨尔]:现在没空

[队聊][夜雨声烦]:啥??

[队聊][夜雨声烦]:你哪里没空了

[队聊][夜雨声烦]:我看你这不是坐的很闲吗?

 

今天的索克萨尔真的很不对劲,全身仿佛透露着“生人勿进”的强大气场。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很怂。

什么鬼,明明今天中午还好好的啊?

黄少天这边一脸茫然,手速也噼里啪啦地往上涨,把对聊频道都刷满之后,系统终于善意地提醒道“您累了吧,可歇歇呗。”

 

风花雪月倒是看上去十分痛快,趁着黄少天发言CD的这一段时间在队聊里幸灾乐祸。

 

[队聊][风花雪月]:看到没,队长不想跟你跟你切磋,你识相就走远点

[队聊][夜雨声烦]:我*****!能和本剑圣切磋多少人都求之不来呢!

[队聊][夜雨声烦]:还有什么鬼队长

[队聊][夜雨声烦]:干嘛?你不是和我打22的吗这个菜比毒奶你也要?

[队聊][风花雪月]:你说谁菜比!

 

【系统】[索克萨尔]邀请你加入33名剑队“集火那个藏剑” 同意/拒绝

 

夜雨声烦下意识地点了确定。

然后发现这个名剑队里只有三个人:索克萨尔、风花雪月和夜雨声烦。

 

自己是唯一的一个藏剑。

这个队名起的真是恶意满满……他目光落在了带着队长小旗帜的名字上——索克萨尔。

 

[队聊][夜雨声烦]:干嘛怎么突然要打33!我告诉你们我今天可没空,等会要和魏老大去研究一下小攻防的战术

[队聊][风花雪月]:[/鄙视]你们恶人还研究战术,不是只要占坑就好了!

[队聊][夜雨声烦]:那你们浩气颠倒是非的能力我也是服气了 

[队聊][夜雨声烦]: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别人拉出来的!

[队聊][索克萨尔]:小月说想在赛季末上个十二段,我觉得之前和你22配合的不错,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打。

花哥可能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有耐心地打了一长段字。

[队聊][索克萨尔]: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可以退队。

 

黄少天内心OS:花藏毒,这什么神奇的配置?不是散排胜似散排啊,何况风花雪月这一口毒奶,夜雨声烦2200的后台分,上去脑袋不被锤爆就不错了。

他正想一口回绝,就看到队聊频道中一行蓝字。

 

[队聊][风花雪月]:其实我就是有个毒经配装需要jjc的装备……

[队聊][风花雪月]:花哥,其实我们22也是可以的。

 

哟,原来是想22啊?

黄少天好像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队聊][夜雨声烦]:哎[风花雪月],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都是剑三玩家虽然阵营不同但是还要互帮互助是不是啊

[队聊][夜雨声烦]:而且你这么菜,打开场暴毙流有什么意思嘛?索克萨尔一个人1V2也不是办法

[队聊][夜雨声烦]:你们什么要打33跟我说一声,随叫随到啊

 

黄少天可以想象得出风花雪月气的摔键盘的场景,特别开心,还发了三个[/欣喜]的表情。

夜雨声烦式的乖巧.jpg

这波仇恨拉的很稳了,即使是Dps职业也饱怀着一颗当T的心啊。

 

[队聊][索克萨尔]:什么时候都可以?

[队聊][夜雨声烦]:是啊

[队聊][索克萨尔]:周六晚上,六点半以后,有时间吗?

[队聊][夜雨声烦]:不行啊

[队聊][夜雨声烦]:这周周六的大攻防魏老大要交给我指挥

[队聊][夜雨声烦]:你不知道为了这个我还推掉了一个部门聚会

[队聊][夜雨声烦]:错过之后可能就再也认识不了妹子了[/萌鸡再见]

[队聊][风花雪月]:呵呵[/鄙视]你就算认识再多妹子也没用的

 

过了一会儿,索克萨尔才悠悠哉哉地站了起来,召唤出里飞沙,载着夜雨声烦来到远离隐元卫的地方。然后退了队伍,一面旗帜就砸在了夜雨声烦面前。

万花成男明显打的心不在焉,象征性地躲了几个技能扶摇上了一次天后,就安静地躺尸在地板上。

黄少天明显觉得不过瘾,密他:“你起来,我们再打一次!你都在打什么一个玉石爆在我减伤上,不行不行就你这个水平我就要怀疑一下自己要不要和你打33了。”

“没事,我刚刚在想……”索克萨尔慢慢回道:”我周六晚上也有事情。”

黄少天:“……那你有事情还问我有没有空?你闲的吧?那怎么说啊,周五行不,就明天打完世界boss带那个彩笔毒奶打33。”

索克萨尔简单地恩了一声。黄少天那头又发来了消息:“[/坏笑] [/坏笑] [/坏笑]话说……队长啊~~”

他特地引用了风花雪月对索克萨尔的称呼。

夜雨声烦:“这个毒奶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她奶妈装备毕业,毒经装备除了打我也没看她一直穿,要什么jjc配装还要和你打22?”

索克萨尔那里久久没有回复,黄少天还在心里嘀咕,这个花哥是不是脸皮太薄,害羞了。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他错了。

 

[密聊][索克萨尔]:没有吧,你看的出来?

 

这就说来话长了。黄少天和这个奶妈不对付已久,这个毒奶对队里两个男性生物态度简直可以说是截然不同,他觉得自己可以列出一长串的理由去告诉索克萨尔自己的分析。

但是毕竟背着人聊八卦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习惯,夜雨声烦最后只打了一行字:“大概吧!依稀能感觉到那么一点点点点。”

 

“叮。”

每过多久,紫字就弹了出来。

先是一行[/欣喜]的笑脸。

然后。

 

[密聊][索克萨尔]:其实我也在追声烦^^,你看的出来吗?

 

妈卖批的……黄少天鼠标滚轮一划,夜雨声烦直接一个聂云,直直撞在了马嵬驿的一棵树上。

 

-tbc-

 
评论(11)
热度(10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