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4+5+6)

http://kyoineko.lofter.com/post/1deb2850_1023e78e【1+2+3】


4、

 

郑轩回寝室的时候,不忘给室友带上一个煎饼果子。

他上课的时候随手刷了一下帮会群,提前得知了这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他一脚踩进寝室门口,叼着大饼,幸灾乐祸道:“唷,听说你把人大佬给招安了哈?还好浮生A了,不然看到自己的账号给仇敌炸烟花,不得气死。

……诶你说,这个大佬是不是暗恋你的妹子,特地买浮生的账号给你告白来着,也是用心良苦用心良苦。”

 

沉默寡言黄少天抬起头幽怨地看了眼郑轩:“我去你大爷的幸灾乐祸!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因为这个狗比被老妖婆点名就算了,现在现在你看世界频道的人都在刷些什么!”

郑轩凑上头去,只见世界频道里不见了平日里恶人浩气互怼的戾气,大家都十分默契地开始捣起了浆糊:

[世界][折枝]:我仿佛看到了基情[/猪] 

[世界][我担赛高]:我仿佛看到了基情[/猪]

[世界][时岁邪]:我仿佛看到了基情[/猪]

[世界][君莫哭]:我仿佛看到了基情[/猪]

[世界][莫仙弦万岁]:[/震惊]今天世界频道居然在聊八卦,我仿佛进了一个假的华山服

[世界][君如尧]:我仿佛看到了基情[/猪]

 

郑轩叹为观止,不禁感叹道:“就今天这个服务器的世界频道,终于和别的服务器一样正常了……你和这个索克萨尔应该获得华山服诺贝尔和平奖。”

黄少天义愤填膺:“明显是他把我拉下水了!现在倒好,他炸完烟花就说有事下线了遁走了,而我现在跑个商都有人在后面喊yoooo!”

郑轩笑盈盈地看着跟在黄少天身后跟着的一个id为[风城烟雨]的炮哥,摸了摸下巴:“烟雨楼的人……”

烟雨楼,中立帮会。

是华山服务器的一朵奇葩。

这个帮会的特色是:妹子很多。

虽然剑三这个游戏的妹子本来就很多,但是烟雨楼却有些不大一样,里面深藏简出着一堆同人大手。

原本烟雨楼是由几个同人写手、画手因臭味相投所创立的帮会,可是由于其高产出、高扩散度、多优质作品的大佬影响力,乃至于每每看见“出品:烟雨楼”都给大家一种“必是精品”的感觉。包括每一次漫展上都会有烟雨楼出品的包罗剑三各cp的同人本售卖,烟雨楼作为一个游戏帮会,竟然在同人文化界也打响了名号,招收到了越来越多的人。

其中“风城烟雨”就是烟雨楼的帮主。

然而经可靠情报网,这个炮哥其实是个人妖号,昵称是“秀秀”。

荒凉的龙门荒漠上,一个中立PVE炮跟在疾驰的剑客身后,连追带赶的绕着夜雨声烦转了一圈。

……然后这个炮哥就消失在了茫茫沙海中。

郑轩:……

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周三晚上八点有世界boss,浩气一般占据五台山,而恶人则是在黑戈壁。

黑戈壁的朔风吹着迎风飘扬的旗子,多了一丝肃杀的味道。

BOSS打的速度很快,守箱子的任务依旧是交给几个大帮会,这一次是蓝雨。然而半小时之后,发现这个箱子特别黑,武器就出了一把和尚的棍子。恶人这边刚看完有些什么东西,浩气那边的箱子也开了。

金色的大宝箱。

万花的武器。

五个八级五彩石。

和一些造大车的帮会物资。

还有一系列属性极佳的散件,当007把东西贴在浩气统战的的YY公屏,迎风布阵瞬间就炸了。

“老夫让你们开箱子之前要干嘛?要洗洗手!看看人家浩气!”

与此同时,007又弱弱地在公屏里贴出了浩气拍卖的价格。看到价格,所有人都噤声了。

迎风布阵:“咳咳……浩气的什么时候这么财大气粗了。”

有人在公屏发:“这个万花好像就是今天中午给我们副帮主炸烟花的那一个,叫索克萨尔。”

统战yy瞬间刷起了屏,老魏扯着嗓子在麦上拍卖装备,而明显群众的热情并不在世界BOSS的掉落上。

嗨呀这是怎么回事!老年人魏琛感觉自己已经看不懂这个服务器了。

而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就站在人群中,一动也不动。

老魏知道周三晚上黄少天一定会去参加部门会议,因此世界Boss都是挂机让室友郑轩摸个boss屁股。

倒是还好他不在,黄少天要是看到公屏这个情况,一定又会在近聊世界阵营YY频道爆手速,到时候更没有人听他拍卖装备了。

周三的世界Boss也就这样安然地度过了。黄少天风尘仆仆地裹着围巾从外面回头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十五分了。

黑戈壁此刻依旧人丁兴旺,跟矿车的人络绎不绝,夜雨声烦站在雪魔卫士旁安静的挂机。

“呦,boss的屁股摸了吗?”黄少天立刻坐下抓起鼠标,随便组进了一个恶人风车团。

郑轩正在打副本,正在推Boss的最后一阶段,大气也不敢出:“摸了摸了。”

黄少天极为满意,进了风车团的YY,决定当一晚上人头收割叽。

 

恶人风车团的团长,黄少天几乎都认识。他顶着橙马的马甲风里来雨里浪也不是一两天,在yy直接毫不客气的开麦了:

“呦呦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搞起来了啊,也不等等本剑圣!”

团长早就知道夜雨声烦的德性,而其他常驻团员也都见怪不怪,自动把夜雨声烦消音了。

又是美好的一个夜晚呢。

 

于是,在转了三波风车之后,黄少天美滋滋地看着不断上涨的击杀数,感觉是时候退组去单枪匹马地浪野外了。

忽然,空中飞下一个深紫色的身影。

“啪叽”。

还没有等风车团成员们反应过来,对方就摔死在他们中间。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灰名:“我靠靠靠靠靠是有多菜啊大轻功都能摔死……诶呦卧槽这不是那个**吗!你这是想干嘛,你要碰瓷吗!”

躺在地上的那个灰名不但没有神速回营地,逃离这群丧心病狂的红名。反而还很有耐心地想要和他们进行敌对阵营之间的畅聊。

[附近][索克萨尔]:恩?风车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终于有一个小秀奶于心不忍。

[附近][盈缺思婷迷妹]:花哥啊,你没看到这里都是叽么?

[附近][索克萨尔]:缺人吗

团长:……

黄少天:……

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过了两分钟,一个id为[文起九州]的恶人藏剑成男上线了。

[团队][文起九州]:[江湖!斩二万],做个成就。

 

5、

风车团成员们惊悚的发现,索克萨尔一进YY之后,聒噪的声音就少了很多。

夜雨声烦不说话了!

不但YY听不见,就连团队频道里也没有他的身影。

团长指哪打哪,绝不乱浪。

这点让风车团团长十分舒心,连带着对这个敌对阵营的玩家都喜笑颜开起来,甚至向他发出了以后继续合作,成为风车团固定团员的邀请。

[团队][夜雨声烦]: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他是浩气的!

团长:……

这人怎么就不懂得给点面子!

但是好在索克萨尔并不介意,表达了自己的确是浩气的,并且没多少时间玩游戏,今天只是做个成就的愿望。

接着,他换上刚刚拿到的成就“白眉”称号,退了组,下线。

那方索克萨尔同时上线,返回了营地疗伤。

 

索克萨尔一退组,黄少天憋了许久的话终于能说了出来。

众人发现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顿时怀念起了索克萨尔在的时候。

 

团长不明就里地问道:“你和这个花哥到底怎么回事?”

黄少天思考了一下,坚定道:“没什么事情啊,今天刚认识的。”

队里的秀萝妹子插话:“哦,刚认识就给你炸烟花啊?”

黄少天认真地解释道:“哎呀是这样的今天中午他密聊错了人然后密聊到我了结果我以为这是浮生还以为他欠骂所以我就翘了一堂很重要的课想和他对骂的你们不知道这堂课有多么的重要是一个老妖婆上的天哪我居然被她点名了我居然还不在我回去肯定完蛋了还有……”

还没等黄少天说完,团队频道里忽然蹦出一行字:

[团队][两仪式]:好了大家散了吧,今天就到这里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发现yy的人不知道何时退了一大半。

[团队][盈缺思婷迷妹]:团长再见~~大家再见~~烦烦不要讲话啦,yy人都走光了,我也下拉,88[/猪]

果然,所有人都陆续退了,直到最后,yy频道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是夜雨声烦,还有一个则是个蓝马。

黄少天看着已经退光的风车团,再看看那个蓝马的ID”YU”,像是一个陌生面孔。

“诶,Y、U,你是哪个啊怎么好像没见过你?”

黄少天本来就打算随便问问,没指望能得到别人的回复。毕竟,他虽然熟悉这个YY,但是收割人头之余还没有在这里待过。有人喜欢在这里挂机也不一定。

结果没有想到,话音刚落,一个好听沉稳的男声就从耳机中传了出来。

男声轻轻一笑,淡淡道:“新人。”

黄少天来了兴致:“新人啊,没想到两仪式的黄鸡长那么丑还能招安到新人……“

YU似乎很愉悦:“还可以吧。他的随机预判能力很适合去当战场指挥。”

黄少天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他曾经在蓝雨当过一段时间的战场指挥的!只是他嫌每天开团带小号太累啊就请辞了,现在带个黄鸡团养老。”

YU:“蓝雨?”

黄少天:“是啊蓝雨你不会不知道吧,华山服恶人谷第一大帮,喏你今天进的这个黄鸡团里几乎都是蓝雨的人,诶话说你有没有帮会啊,我就是蓝雨的副帮主,你想进蓝雨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

YU:“好啊,到时候跟你说吧。”

黄少天听得出他话语间的笑意:“你在笑什么啊?”

YU则牛头不对马嘴的来了一句:“我想问你打不打竞技场?”

“啊?”

“恶人第一大帮的副帮主……”耳机中的男声悠悠道:“竞技场应该很厉害吧!可以带一下我吗?”

黄少天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十点四十分。距离断网还有一个多小时。

这个赛季已经接近末尾了,黄少天能换的装备也都换了,JJC对他来说可打可不打,只能说是消遣。

但是眼前,有一个“新人”,真挚地向你提出了“带我一下”的请求。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行,但是只能打到十二点。你不知道校园网有多不好他会断网的。”

YU:“恩,我知道。我也住过寝室。那我现在组你吧?”

黄少天满口答应。

隔壁的郑轩刚拿完副本工资,就听见黄少天要带新人打JJC,颇为同情那个懵懂的新人。

要知道——当初他被逼着和黄少天打上12段的那段回忆,他不想再感受一遍,相信每一场对面的玩家也不想感受。

黄少天从零食箱子里拿出一瓶哇哈哈,吸管还没戳进去,系统就显示了一条组队申请。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组队。同意/拒绝

“卧槽卧槽卧槽!”

黄少天连忙点了拒绝。

YU:“恩?怎么了。”

黄少天以为对方在奇怪自己那么一串卧槽,于是端正了一下坐姿:“啊没事没事,和你没关系。你快点上线组我吧……”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组队。同意/拒绝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组队。同意/拒绝

就在黄少天点了第三次拒绝之后,他忽然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YU在YY里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点拒绝?”

黄少天:“你、你是索克萨尔?”

“是啊。

第一次进你们的风车团,新人,怎么了?”

黄少天发誓——

 

他绝对没有听落索克萨尔藏在字语间的笑意。

“声烦,你去排。”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组队。同意/拒绝

 

6、

 

黄少天也不好意思收回自己的大话,半推半就地开始了散排之路。

郑轩上了个厕所回来,正想领教一下究竟是哪个新人那么不知好歹,就发现剑客的身后跟着一个不断撒墨水的……万花。

索克萨尔!

郑轩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只觉得在短短一天的时间之内,自己好像不认识眼前这个室友了。

黄少天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

就连打JJC也安静如鸡,只是时不时在YY“好”、“我虎跑了”之类交代一下。

安静的奇怪。

这个花哥……

郑轩打量了一眼地图中一身紫色的万花成男,陷入了沉思。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被今天蓝雨帮会群里的那些妹子们荼毒的!腐眼看人基啊,自己这么钢铁般的直男怎么能用给给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同寝三年的室友呢!

郑轩打了一个哆嗦,默默地回到自己位置上,打算挖个宝冷静一下。

“真是……亚历山大。”

 

 

而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这边,却是进行的很顺利。

黄少天之前和他打过,知道对方和他的水平差不多,冲分12段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单对单切磋毕竟是1V1,不讲究什么大战术,只要把对方打死就好了。可JJC不一样,JJC讲究两人的配合度。

藏花这个配置在竞技场里不是太常见,由于索克萨尔坚持不切奶,两人菜刀队拎着武器就上了。

由于队伍是索克萨尔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赛季的浮生并没有打22,因此后台分极低,匹配到的都是些小分段的队伍。

索克萨尔是一个十分冷静沉稳的人,一开始黄少天有些不满他慢吞吞的性子,但是后来打了几把,发觉他对JJC战术分析的非常透彻,也就不再嘟囔,认真的打竞技了。

因为,即便对方带了毕业大奶妈,索克萨尔也能精准的把握住对方解控治疗的CD,让黄少天第一次感受到了“藏剑打奶”的快感……

两人一路摩拳擦掌配合的十分融洽,连赢好几盘,而男人对输赢总是很在意的,因此,黄少天的心态完成了从当初的“带个新人意思意思”到“这个队友不错打起来真舒服”的巨大转变。

 

索克萨尔取的站队名字十分中二,叫做“剑与诅咒”。

黄少天憋了六七盘,终于忍不住问道:“剑与诅咒,剑我知道,诅咒是啥?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万花还兼职当巫师的啊……”

对此,索克萨尔解释地很简单:“你在前面冲锋陷阵,我在后面原地画圈圈,比如……说罢,索克萨尔挂上扶摇,在空中远距离给秀奶上了一波dot,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诅咒好了,你打奶。”

黄少天已经听习惯了队友的指挥,抄起重剑对着秀奶就是一阵狂抡,把奶妈的头抡飞之后,dps也选择了暴毙。

妙啊妙啊。今天的竞技场打的太爽了。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黄少天伸了伸懒腰,和索克萨尔一起站在长安城内的报名人旁边。

YY里的男声依旧听不出波澜:“听见你打哈欠了。困了吧,早点睡。”

因为另外两个室友十一点半就睡觉了,黄少天之后的几局都用的是团队打字。

[团队][夜雨声烦]:不困不困,精神着呢

索克萨尔轻笑:“你之前在YY里说,你下午上课因为我旷课了?”

黄少天:……

索克萨尔:“那堂课很重要吗?”

[团队][夜雨声烦]:重要啊,那是系里著名的老妖婆!

[团队][夜雨声烦]:你不知道这个老妖婆多可怕,我一个学长就因为旷了一次她的课接下来每一堂课都被针对期末还差点挂科。

他是不会说这个学长就是迎风布阵的。

索克萨尔沉思了半晌,抱着歉意地说道:“抱歉。”

黄少天其实是一个不会记仇的人,经过了刚才痛快的竞技场之后,他对今天下午的事情已经不大在意了。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反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团队][夜雨声烦]:没事没事

[团队][夜雨声烦]:我这快要断网了,先下了啊

索克萨尔却在团队频道里敲出一行字母和数字。

索克萨尔:“这是我的微信号。”

黄少天警觉地盯着这一串字符。

[团队][夜雨声烦]:我要你微信号干什么?

索克萨尔充满歉意道:“我最近这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些忙,很少上游戏。但是如果哪天你想打竞技场可以微信来找我。”

 

黄少天心想:我为什么要打竞技场?

但是手却很老实的摸向手机……

 

微信号:WenzhouY

昵称:喻

头像是一只橘猫。

 

黄少天天人交战下,还是没有选择按下申请好友。

 

[团队][夜雨声烦]: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睡了,88888

 

说罢,他退出了YY和游戏,洗了漱,乖乖地爬上了床。

郑轩在床下面见鬼般小声地问他:“不是把黄少!单机不玩了?”

黄少天窝在被子里,瞪着一双无比清醒的双眼,盯着手机微信。

 

加不加加不加加不加?

加不加加不加加不加?

 

“叮”。

郑轩收到了一条QQ简讯。

[黄少天:你知不知道那个索克萨尔给了我他的微信要我加他,我为什么要加他凭什么要加他??]

郑轩:……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忧是正确的。

作为室友,应该带他往“正确”的方向走吧?万一一个不小心,黄少天真的受到文化开放的春风沐浴弯了,那该怎么办?

但是,真爱和性别无关!黄少天什么时候像今天这么奇怪,大学三年追他的妹子都能从男寝排到女寝,也没见他对哪一个上过心,万一……万一他本来就是给呢?自己是不是拆散了一段真爱。

郑轩左右摇摆不定,最终,作为一个钢铁般的直男,传统观念还是战胜了后者。

郑轩语重心长了码了一堆的字,点击了发送。

[黄少天:老哥你在下面干什么呢你回的太慢了,我已经加他好友了!!!]

郑轩:???

他看了一眼这两条相隔的时间,五分多钟。

黄少天你的意志就是这么不坚定的吗?

话说这算不算就是真爱?

郑轩感觉世界观受到了剧烈而强大的冲击。

“亚历山大……”

 

 

黄少天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正在疯狂滑动着自己的朋友圈。

当检视过一轮之后,黄少天心甚至心满意足,转到消息接受的页面。

朋友圈里没有自拍,形象良好,都是类似于讲座投票这类的消息转发,看上去是个正经的大学生。

 

索克萨尔已经接受了他的好友申请。

 

[喻]:声烦?

 

黄少天:……

 

[夜雨声超级烦]:别叫我声烦听着好奇怪啊叫我黄少吧还是

[喻]:好^_^

[夜雨声超级烦]:……那叫你什么啊?索克?萨尔?索克萨?

索克萨尔回的很快:你想不出叫什么,可以叫我队长。

[夜雨声超级烦]:为什么叫你队长啊你哪里是队长了!不服不服不服不服!你这个本剑客的手下败将!

[喻]:竞技场的队伍是我建的。

[夜雨声超级烦]:哈?你就花了800金就能这么占这么大的便宜?我不管我要退队重新建一个!!

索克萨尔却不想和他纠结这个问题。

[喻]:明天没课?

[夜雨声超级烦]:上午没课,下午有个讲座

[喻]:就是你在朋友圈里分享的那一个?

黄少天看到这一句,忽然庆幸起自己还好检查了一圈朋友圈。他今天晚上在朋友圈分享的这条讲座讯息,是一个计算机系大三的师兄开设的讲座。这个师兄黄少天耳闻多年,几乎是他们计算机系的风云人物了——没参加过高考和研究生入学考试,保送A大,同时个人经历也十分漂亮,省级、国家级奖项几乎拿到手软。现在还得到了省里重点项目资助,准备自主创业,建立公司。

黄少天所在的部门叫做“就业指导部门”,因此今天晚上部门会议的主要课题就是关于明天下午讲座的具体注意事项。

[夜雨声超级烦]:是啊我们系里的真大神!你不知道大神有多厉害,就连老妖婆都对他赞不绝口

索克萨尔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黄少天极度怀疑他手滑。正想打字,对面就发来一句“晚安”。

[喻]:明天我也有事,先睡了。你也是,别熬夜,对身体不好。

黄少天硬是把话都憋了回去。

[夜雨声超级烦]:那你快去睡吧,晚安晚安晚安晚安!


-TBC-

黄少你总会变成蓝雨第一喻吹的=3=

 
评论(7)
热度(10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