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欢迎~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1+2+3)

一、剑三paro

二、花X藏cp注意。(剑所指的地方,dot也如影随形=W=

三、不涉及真实服务器以及指挥

四、不动脑子轻松恶搞向



1、

[世界][恶人谷小金花]:浩气这次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哪!!

[世界][你是我的大眼]:又来了……

[世界][鱼玄机]:又来了……

[世界][化野]:又来了……

[世界][不打奶的丐]:什么鬼,浩气又掉据点了?

[世界][风花雪月]:笑死人了,恶狗被埋复活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乱吠?

[世界][鱼树树]:就nili恶人占坑有理[/萌鸡再见]

[世界][稻臭村代打]:[/鼓掌] [/鼓掌] [/鼓掌]接JJC代打,轻松十二段不是梦,欢迎老板mmmmm[/鼓掌] [/鼓掌] [/鼓掌] 

[世界][角落的鸡]:撩个圣僧JJC兔八哥[/鲜花][/鲜花][/鲜花]

[世界][人形自走炮]:就nili恶人占坑有理[/萌鸡再见]

[世界][频道法号如来]:[/鄙视]平常喊我们是秃驴,现在就喊我们是圣僧

[世界][夜雨]:就nili恶人占坑有理[/萌鸡再见]

[世界][恶人谷小金花]:呦浩气的,你们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输不起啊!这都掉了几周据点了垃圾[浮生渡我]偷完师六亲不认去浩气当指挥,你****

[世界][君如尧]:复制党让我看到你的双手!

[世界][魔道师尊]:[浮生渡我]**出华山服!

[世界][樊流]:复制党让我看到你的双手!

[世界][哓甜甜]:复制党让我看到你的双手!

[世界]:……

 

 

华山服是剑网三的一个著名PVP大服,如果说别的服务器都以什么阵营女神、年度818闻名,那么华山服在其中那叫一个清丽脱俗——此服务器民风彪悍,阵营归属感极其强烈,一整服的好战份子。

“华山服”本来是由山江月和凝月华两个服务器合并而来,但是据说,山江月的浩气指挥“浮生渡我”与凝月华的恶人指挥“迎风布阵”结怨已久。再追溯的久远一点,就能扒出浮生渡我带领的浩气帮会[当浮一大白]的祖籍就是凝月华。

那为什么又去了山江月呢?

吃瓜群众于是被凝月华的土著玩家强行科普了一波:当浮一大白是被迎风布阵毫不留情打出去的。

因此,剑三官方一放出合服的消息,就有不安好心的肇事者PVBB了。官方贴吧里讨论华山服的主题帖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引战贴翻了一页还有一页。

当浮一大白在山江月落根已久,早已是浩气第一大帮,颇有地头蛇的姿态,里面有一小部分是跟着浮生渡我从凝月华来的,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山江月本地户口,板上钉钉的我为浩气干过架、我为谢渊流过血,在看到别服的人都是一副瞎瘠薄冷嘲热讽的样子都很是不爽。

不爽就要bb,因此,在剑三新版本更新之前,贴吧早已掀起过一场腥风血雨。有些人本来是打算去劝架看热闹的,可谁还没入过个阵营咋的。一人一句恶狗耗子,心思早就不在研究两方指挥的黑历史身上了,无脑护和无脑黑层出不穷,有心人一旦跳出来带个节奏——就仿佛地上平炸雷、天响勾地火,仿佛只有在唇枪舌剑中才能展现一下自己对阵营忠贞不渝的一片赤诚。

因此,“华山服”合服当天,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恶人浩气就来了一个死战不休。这场战争硬是从马嵬驿打到瞿塘峡,横跨半张大唐地图,鸡飞狗跳了将近一月时间,许多休闲玩家受够了世界频道里对喷问候爹娘和开着阵营进不去大战本的日常,纷纷选择了转服。

剩余的玩家要么被这个服务器天天都在搞事的氛围感染,一边又深谙着"打不过就bb"的深明大义,世界频道天天都是腥风血雨。

华山服于是就成为了剑三第一个因为玩家“血气方刚”而闻名的服务器。

 

 

黄少天摘下耳机,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还麻溜地哼起了小调。

室友郑轩凑上来,盯着他的电脑屏幕,一字一句地念道:“恶、人、谷…小…金……花?噗……”

他笑的一脸讳莫如深,调侃道:“呦,看不出来啊少天,你取名还挺有一套的。”

黄少天看着在自己操作下的叽萝正一蹦一跳地走在黑戈壁的野外,认真地反驳:“这才不是我的号呢!装分这么垃圾的95级小藏剑居然还是个萝莉号,要不是魏琛一定要我隐藏身份,我的夜雨声烦一上线他们就别想跑了!”

郑轩和黄少天做了三年的大学同寝室友,深谙他室友垃圾话的水平,闻言只好斟酌了一番用词:“魏老大他也是用心良苦,你这蓝雨副帮主不好当啊。”

 

郑轩作为一个被黄少天带入网游的三好少年,一进入剑三就迫于室友淫威进入了华山服的PVP大帮会“蓝雨”,也就是迎风布阵所带领的恶人帮会。说来也是巧合,迎风布阵——也就是他口中的“魏老大”,正好是A大数信学院的前学生会主席,他们计算机系的学长。

黄少天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郑轩也没听清楚,看了眼右上角的时间提醒道:“下午是老妖婆的C++,你可别迟到了,我就先过去了。”

黄少天简单了回应了一句,就操作着小叽萝猛地飞上天,冲到敌对阵营的营地,转起了风车。

看着“杀!”“再杀一个!”的红字不停地从屏幕中跃起,小叽萝心满意足地点了“回到营地”,正想要点击关闭游戏。

 

聊天框里突然弹出来一段紫字的密聊。

[密聊][浮生渡我]:你好。

 

黄少天:………

他没看错吧?这个ID和今天自己骂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吧?

黄少天开始深刻的反省自己:今天在世界频道上,到底是哪里骂的不够狠,才会让这个人渣不但解除了对自己角色的屏蔽,还兴冲冲的上门找骂。

黄少天的目光落在右上角的时间上,还有五分钟老妖婆的C++就开课了,但是他现在下线会不会太怂了一些? 

不管怎么样,先骂死这个孙子再说!

黄少天做好了思想准备,还没来得及发挥自己手速400+的惊人天赋,下一条紫字密聊就猝不及防的弹了出来:

[密聊][浮生渡我]:抱歉,找错人了。

 

黄少天:………

这人还乐此不疲了是吧?

很好,浮生渡我,你是第一个敢来找我恶人谷小金花讨骂的人,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

 

“叮——”

[密聊][恶人谷小金花]:呦这不是被迎风布阵打成狗*的浮生嘛有本事找到爷有头上了取消了对爷的屏蔽爷会让你后悔这辈子玩了剑三!

“叮——”

[密聊][恶人谷小金花]:浩气盟的软饭好不好吃啊废物浮生成天只知道躲在一群女孩子后面你有什么用

“叮——”

[密聊][恶人谷小金花]:你偷师你六亲不认你个傻*指挥浩气有你真是倒了大霉了你****

……

“叮——”

“叮——”

“叮——”

 

黄少天几十秒钟内连刷了七八九十条之后,浮生渡我依旧安静如鸡。

就这么等了五六分钟,就在他以为浮生应该重新把他屏蔽的时候。

 

[密聊][浮生渡我]:我不是浮生。

 

黄少天第三次面对着屏幕目瞪口呆。

他连忙打开屏蔽的蓝雨帮会群。

 

[神烦][夜雨声烦]:卧槽卧槽卧槽!

[神烦][夜雨声烦]: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浮生那狗比这是卖号了?为什么他号上的人说这不是浮生?

[吐槽][蓝桥春雪]:额……黄少,今天贴吧里都翻天了。

[冒泡][流云]:那个帖子我看到了,浮生准备A了,昨天是最后一次指挥小攻防!

[神烦][夜雨声烦]:浮生他AAAA了?被爷我骂的怀疑人生了想要解甲归田了?

[冒泡][蓝雨的夏天]:@流云,中学生你作业做完了吗?

[冒泡][流云]:[/委屈] [/委屈] [/委屈]我关心一下我谷他盟的未来政治走向也不行吗

[吐槽][蓝桥春雪]:流云说的差不多。浮生的号应该是卖了,现在上号的都不是本人,这几个月老谢一直被推,浩气那里早就怨声载道了,所以这一周的大攻防应该也会有新指挥上。

黄少天内心咯噔一声。

 

切回游戏频道,紫字的密聊又“叮”的一声弹了出来,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一个陌生的ID 。

 

[密聊][索克萨尔]:号是我刚买的。原号主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改名了:)

 

对方还特意过来解释一下,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消化,系统忽然显示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成为好友。同意/拒绝

 

黄少天觉得自己手一抖………

 

鬼使神差地,他点到了同意。

这一下彻底把他惊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与此同时,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声,亮起的屏幕里是一条来自郑轩的简讯:

 

“你还有空再群里聊天,你完了,老妖婆今天点名了。”

 

黄少天望着屏幕上索克萨尔四个字,几乎咬断了牙齿……

 

 

2、

 

黄少天看着那个安静地躺在好友列表中的万花头像意外不爽,“索克萨尔”名称下面的签名已经改成了“不是本人”,想来,前浩气盟阵营指挥的账号带来的麻烦还是不少的——尤其是在华山服。

可即使对面已经换了一个操作者,要不是因为他手滑发错的一句“你好”,黄少天此刻肯定已经坐在电脑教室里了,老妖婆对学生残酷的铁血手段整个计算机系都有耳闻,旷课被记的这一笔账,他直接算在了索克萨尔的头上。

 

于是,黄少天二话不说,直接右键,向索克萨尔发出了一个组队邀请。

这个申请过了半天都没有被批准,小叽萝拎着个重剑又去围剿了几波人头,对方才姗姗来迟地放黄少天进队。

 

黄少天一进队,这才发现,队伍里有三个人。

此时此刻顶着队长头衔的是一个毒姐,ID很是眼熟。

风花雪月?黄少天想了想,这不是今天中午和他在世界频道对喷的人吗?好像还是当浮一大白的管理层人员。

黄少天的算盘本来打得很简单,不同阵营看不见对方所在地,他先组队飞到索克萨尔身边,然后退队把他一身装备打红了再说。

就在他读条神行的时候,风花雪月忽然发话了。

[队伍][风花雪月]:[恶人谷小金花]这个人你认识?

听到别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黄少天把眼睛瞪圆了一些。

地图加载的时间还是很短暂的,很快,双马尾小叽萝就降落到了洛道的羊肠小道上。

他刚落地,就看到索克萨尔打了一个简短的“嗯”字。

 

洛道和巴陵,是浩气盟重要的两个跑商地点。因此,在恶人谷小金花刚降落到隐元武卫周围的时候,黄少天就感到了路边扬鞭而去的武林天骄!九州大侠!传来的那丝丝浓厚的杀气。

而索克萨尔很给面子,见到小金花来了,毫不忌讳地背着个碎银和物资,就跑到了他旁边。

 

黄少天玩剑三玩的晚,是在当浮一大白被打出凝月华之后。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在他听魏琛一边抠脚一边语重心长、添油加醋地述说着他那光荣的蓝雨创业史时,他对浮生这个人,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骗着魏琛教他怎么做指挥,把恶人谷的战术偷偷出卖给浩气等等等等。

黄少天最看不起不讲义气的人,再加上华山服本地民风彪悍,他见到浮生就是打,从来都是在万千人海中对着焦点就是干,压根儿没注意过浮生究竟长什么样……

只隐约记得那骚包的一代黑披风和一头杀马特洗剪吹的红发。

——反正和现在这个朴素地背着箩筐的花哥不是同一款。

 

拓印了一身秦风套的白发花哥一脸无畜地走到小叽萝跟前。

[队伍][索克萨尔]:你怎么来了?

 

黄少天盯着屏幕,两只手腾空在键盘上,爪子张了张,硬是没想好要打什么字。

他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听着红名的“叮叮”声此起彼伏地在耳边回响,硬是没有点击退出队伍,当无敌的时间耗光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瞬间上了两个毒。

黄少天:……

风花雪月的灵蛇此刻正吐着信子,往自己身上咬了一口。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在队伍里的补天什么时候切成毒经退队了!

先动手的那个自然被隐元武卫追着打,但是毒姐十分熟练的化蝶(1)之后,仇恨就全部转移到了小叽萝的身上。

黄少天自认PVP单打独斗的功力一等一的厉害,可惜还是扛不住隐元武卫的追击,在把毒姐打趴之后,他溜了一会,最终角色还是灰了下去。

风花雪月此刻已经回到隐元武卫身旁调息打坐,很快又重新申请加入了队伍。

围观了全程的花哥慢悠悠地在公屏里打字。

[队伍][索克萨尔]:[风花雪月],你打不过小金花的。

黄少天看到这个昵称,脸上的寒毛瞬时立了一身。

[队伍][恶人谷小金花]:谁是小金花你才小金花你全家都小金花! 

[队伍][恶人谷小金花]:谁是小金花你才小金花你全家都小金花! 

……

黄少天要么乖乖不说话,一说话就绝对会把公屏刷爆。

 

索克萨尔可能知道自己只能趁着小叽萝发言CD的时候说上话,于是干脆骑着里飞沙往传送点跑去了。

黄少天一看到索克萨尔要溜,刚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就看见队伍频道上浮处一行字:

[队伍][风花雪月]退出了队伍。

[附近][风花雪月]对您开启了仇杀。

5

4

3

2

1

……

虽然说打菜鸡对黄少来说是一件很顺手的事情,但是在洛道到巴陵的传送点这一条路上,却并非这样。

一颗明晃晃的2W血小人头很是能引起吃瓜群众侧目的。

顺路走过的跑商群众一人一个技能就把小叽萝打到残血,小叽萝小小的身躯转着巨大的重剑,死在了自己转的风车里。

贼惨。

 

在索克萨尔跑完一个来回并且向行脚商交完任务之后,黄少天操作的叽萝已经第三次倒在了血泊里。

索克萨尔一个小轻功飞到他身侧,黄少年有些吃不透这个花哥身后的人是个什么心态,就见他的身边扬起一片绿色。

小叽萝此刻全身都浸透在绿意里,安安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队伍][索克萨尔]:[恶人谷小金花]缝针,捡你尸体呢。(2)

 

黄少天才发现,自从浮生渡我换了一个操作者之后,自己就拿这个角色很没辙。

他应该很有骨气地拒绝一个曾经有历史仇恨的宿敌账号给的缝针,但是在索克萨尔看见躺在地上的人久久未起,发了一个“?”,又要再点一次缝针的时候,黄少天急忙地点了“确定”。

而就在起身的一刻,索克萨尔立刻起了双人大轻功,把小叽萝带上了天。

 

黄少天看着自己的小叽萝和白发花哥一起做着双人轻功中的蹩脚互动,陷入了沉思。一会儿两个人一起画着画,身后是一片泼墨的荷花;一会儿背靠背,空中划几道墨水……特效组一定没有考虑过两个大男人双飞的场景。

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看上去给给的。

 

花哥把他放在了地图的最右边,落地的时候顺手清了几个小怪。

[队伍][索克萨尔]:这里不会有红名,可以神行了。

[队伍][恶人谷小金花]:神行去哪里?

[队伍][索克萨尔]:你不是想要和我打架吗?这里是战争区域,还是去主城找个人少些的地方切磋吧。

 

黄少天第一个心思:他怎么知道的?!

第二个心思:我日你仙人板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他握着鼠标的手一抖,惊魂甫定地点了扬州,镇定地打字:

[队伍][恶人谷小金花]:那就扬州运河沿岸吧,那里等你。

 

 

3、

 

扬州运河沿岸,人少,螃蟹多。

恶人谷小金花落地的时候,看到了两个玩家正蹲在落日旁截图,二话不说,“砰”的一声,一个海誓山盟就炸在了运河畔。

黄少天:……

为什么这里还能有虐狗的?

 

索克萨尔赶到小金花旁边,身上闪了几道金光,改了一下奇穴,就向黄少天发起了切磋请求。

[附近][索克萨尔]: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放马过来!

 

倒计时一结束,黄少天操作着小金花立马贴近索克萨尔,在四尺以内直接雪断桥、醉月,交上一波技能。

然而这套屡试不爽的连招对面前的花哥似乎作用有限,索克萨尔先是却很有预判性地后跳小轻功,同时在交出星楼减伤的时间内给小金花上满了一套dot。在虎跑的瞬间,索克萨尔直接扶摇,进行远程输出,黄少天见这一波虎跑没捞到什么好处,直接玉泉鱼跃走人。

 

来来回回几次交手,机会主义者小金花一直没找到什么很好的突破点。索克萨尔对于全局的掌握能力一直都很好,上dot绝不含糊,扶摇、聂云的时机也都掌握的很好,再加上毕竟是前指挥的账号,装备都更加好一些,最后玉石直接爆了一个会心半血带走了小叽萝。

 

于是,在如此诗意温情的夕阳湖畔,索克萨尔和小金花你来我往的上演了好几出“植物大战僵尸”。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十年之后,某再来拜会。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方才我喝了杯茶~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方才我喝了杯茶~

……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索克萨尔]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你等着!有种别溜!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谢谢萨尔哥哥~

[附近][恶人谷小金花]:萨尔哥哥对我最好了~(3)

恶人谷小金花被迫地咬着眼前的万花塞过来的糖葫芦愤愤不平,毅然选择原地下线。

 

过了一分钟,一个骚包的藏剑成男出现在了索克萨尔身边——一头马尾金发,时新的商场时装和海景房黄披风……如果腰部挂件不是恶人谷的门派挂件大猪腿的话,应该是十二分的帅气。

骚包的藏剑成南把一面旗子甩到了华哥面前。

 

[附近][夜雨声烦]:听说你欺负我徒弟啊,怎么样,我俩装备水平差不多,打一场呗!

索克萨尔却不置可否,只是问道:

[附近][索克萨尔]:你徒弟呢?

[附近][夜雨声烦]:小金花?她下线了啊,怎么了

[附近][索克萨尔]:不看?

[附近][夜雨声烦]:她知道她师父肯定会赢的为什么要看?

[附近][夜雨声烦]:你还是管好你自己把别被爷打成**吧

[附近][夜雨声烦]:快点,pkpkpkpkpkpkpk!

花哥接过旗子,在近聊中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附近][索克萨尔]:那好,听你的。

 

黄少天觉得自己身上他妈的真是起了恶寒了……

 

装备对等的情况下两人打的难舍难分,夜雨声烦是个一旦抓到别人弱点就不会放过的人,但索克萨尔又是基本没有漏洞的人,一场1v1的切磋硬是被生生拖长了时间。

最终,万花一个失误,藏剑乘胜追击,直接切重剑把万花剩下的10%生命值打空。

 

黄少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夜雨声烦帅气地说出“阁下武学,有待磨练”八个字,内心十分美滋滋。

 

切磋赢了,就连看到湖畔那两个放烟花的人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夜雨声烦召唤了一只大乌龟坐骑,悠哉地爬到小两口所在的烟火中心。

 

[附近][人家给你扇扇]:[夜雨声烦]二少,我们在拍照,你能不能出去呀?

[附近][夜雨声烦]:那正好啊要不要带上本剑圣?

[附近][夜雨声烦]:本剑圣的飒爽英姿肯定很上镜你们拍出来肯定会很好看的

[附近][人家给你扇扇]:……

 

黄少天本来就是开个玩笑话,他坐着乌龟慢慢地从他们的烟火中爬了出来,直接游进了扬州运河。

夕阳洒在巨丑的乌龟脑袋上,倒有一种不一样的风情。

 

【系统】[索克萨尔]申请与您组队。同意/拒绝。

 

夜雨声烦此刻还漂浮在扬州运河中。

 

[队伍][夜雨声烦]:手下败将又要干嘛啊?

[队伍][索克萨尔]:你先上岸。

黄少天以为他输了切磋有些不服气,还想要再打一场,于是干脆取消了骑乘,一个轻功飞到了索克萨尔身边。

索克萨尔却骑上里飞沙,邀请夜雨声烦双骑,来到了一个十分空阔的地方。

呦,切个磋地点都还要深思熟虑啊!看来很是欣赏本剑圣嘛!

黄少天摩拳擦掌地准备接受挑战。

忽然,“啪”的一声——

不是切磋旗子。

黄少天心中有了一个不详的预感。

 

一个硕大的烟花飘着玫瑰花瓣重重地砸在了剑客的脚边。

 

系统黄字在屏幕上方滚动:

江湖快马飞报!“索克萨尔”侠士在扬州对“夜雨声烦”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索克萨尔”对“夜雨声烦”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扬州共同见证“索克萨尔”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黄少天目瞪口呆,差点跌下了索克萨尔的里飞沙。

 

与此同时,夜雨声烦的密聊框瞬间挤满了人。

[密聊][迎风布阵]:小师弟干的不错嘛,这就把买走浮生账号的大佬给招安了?

[密聊][蓝桥春雪]:黄少你……

[密聊][蓝雨的夏天]:天哪这是什么情况!

………………

然而夜雨声烦此时此刻已经无暇去顾及他们。

因为眼前的始作俑者正人畜无害地骑着里飞沙站在离他三尺开外的地方。

 

[队伍][索克萨尔]:刚刚看你站在别人的烟花里被赶出来了,背包里正好有一个,送给你:)

 

……我的四十五米大刀呢!!

 

—TBC—

重发了一次QVQ。

ps: 

  1. 化蝶:极短时间隐身,可以脱战
  2. 缝针的喊话技能,缝针:万花救治重伤玩家的技能
  3. =3=喂萝莉/正太号糖葫芦的时候,系统会自动发“谢谢xx哥哥”“xx哥哥对我最好了”这种话,调戏必备2333

  4. dot:所谓的上毒=W=


 
评论(2)
热度(112)
  1. 异人长弓云不喜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给太太打call!!!(๑؂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