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苏/短】《东风》

重修=w=

感谢奥尔良的封面和插图,超好看的!


——莫是东风逐君来,便吹散眉间春皱。


1


梅长苏是极其喜欢琅琊的。


他飘在蔺晨房前正对的一棵梅树上,梅痕艳质,陌上似还留着清淡的梅香。

蔺晨走出房间,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伸了个久久的懒腰。


他最近极容易累,前几年山下捉了个天姿不错的小童,一路带他游历四川五湖,那小童一年灵活似一年。年可束发后,阁里上下的事情,蔺晨也就撒手不管了。

唯独养了只猫,门口种了棵大梅,冬天簌簌随着雪落,绛红点在雪堆里,煞是好看。

那猫也懒极了,...

【喻黄/武侠】《如意》引子+第1章

=w=武侠paro,有故事的喻总和同样有故事的少天的故事


世间事,十有八九,都难得如意。

但希望他们,能够称心如意。



(引)


平安寨位于岭南一处山中,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好在平安寨大当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物,把打家劫舍这听上去不大风光的活计,做的也算风生水起。

这一代大当家单姓魏,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总之不是本地人。来的那一天正巧被寨里出门望风的老寨主捡回了家,据说那时候的大当家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脸上灰扑扑的,身上的破布衫皆是一个个血窟窿,可就是喜欢嘴硬。

他那时候快饿到前胸贴后背了,被寨主教人扛起来的时候,魏大当家还以为遭遇不测,...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10)

今天是让同人圈大手也呐喊官逼同的索尔大佬_(:зゝ∠)_

【9】

10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索克萨尔这个人脸皮薄会害羞的?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索克萨尔又发来了一个组队请求,黄少天依旧处在一脸懵逼的状态。风花雪月明显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的大神在刚刚的切磋中惜败,想挫一下夜雨声烦的锐气。

[队伍][风花雪月]:刚得到消息,今天是我们的新指挥上[/得意]

[队伍][风花雪月]:到时候你不要哭。


这实在是笑话!黄少天暴起手速,公屏刷的飞起:“到底是谁要哭啊?尘归尘!土归土!诶话说你这样真的好吗?你这不是暴露了你们一大白这一次的战...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9)

起床背书

[8]


9


部长在最后留下了副部开会,准备讲关于干事考评制度的事情,可以从惊魂时刻脱身的黄少天却感觉意外的疲惫。

他回到寝室打开剑三,习惯性地看了眼好友列表。却意外的看见某个说自己最近很忙、有很多事情的花哥正在线上。

[密聊][夜雨声烦]:你不是说最近很忙的吗你怎么就上线了[/鄙视] [/鄙视] [/鄙视]

[密聊][夜雨声烦]:要不要继续jjc?

[密聊][夜雨声烦]:插不插旗

可是夜雨声烦等了半天,对方才慢悠悠地回复了一句。

[密聊][索克萨尔]:好

怎么回事,突然变成高冷花了吗?

但夜雨声烦没有想这么多,确认了自己...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8)

【7】


8


一点开始的讲座,十二点四十五分就有人陆续入场了。

黄少天拎着两瓶矿泉水,站在一旁,看着部长和准备讲座的大神聊天。


黄少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的大神。

但是和想象之中似乎有些差别。 

大神身形瘦削,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脸上一直挂着礼貌的微笑,意外地有亲和力。

虽然,这亲和力下……黄少天总觉得这人是不是有两副面孔,那时不时瞄向他的目光,让他总有一种被大神盯上的错觉。

更重要的是,在计算机系这找不到几个女孩子的地方,阶梯教室居然罕见的被女孩子挤爆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坐满的阶梯教室,觉得自己真是见了鬼了。

在这个僧多...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7)

【456】


7、


十点多,剑三官博宣布了开服的信息。

下一分钟,夜雨声烦就上线了。

黄少天早上七点被室友响了十五分钟的闹钟弄醒之后,就再也睡不过去,索性瞪着一双睡意阑珊的双眼,难得起了个大早。

——而他也在这三个小时间充分体会到了早起究竟有多么的无聊,尤其是在既没有早课、游戏也在维护的周四。


黄少天刚上线,就收到了来自同为网瘾少年魏琛的密聊。

[密聊][迎风布阵]:哟少天,难得啊,今天这么早!

黄少天回忆起了今天早晨的痛苦:我有一句妈卖批……

我一定要说。

他一念起,刚敲出一行字,魏琛就紧接着发来一段话。

[密聊][迎风布阵]:今天晚上有小攻防,怎...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4+5+6)

http://kyoineko.lofter.com/post/1deb2850_1023e78e【1+2+3】


4、


郑轩回寝室的时候,不忘给室友带上一个煎饼果子。

他上课的时候随手刷了一下帮会群,提前得知了这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他一脚踩进寝室门口,叼着大饼,幸灾乐祸道:“唷,听说你把人大佬给招安了哈?还好浮生A了,不然看到自己的账号给仇敌炸烟花,不得气死。

……诶你说,这个大佬是不是暗恋你的妹子,特地买浮生的账号给你告白来着,也是用心良苦用心良苦。”


沉默寡言黄少天抬起头幽怨地看了眼郑轩:“我去你大爷的幸灾乐祸!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因为这个狗比被...

【喻黄/剑三paro】《你们玩花间的心都脏!》(1+2+3)

一、剑三paro

二、花X藏cp注意。(剑所指的地方,dot也如影随形=W=

三、不涉及真实服务器以及指挥

四、不动脑子轻松恶搞向


1、

[世界][恶人谷小金花]:浩气这次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哪!!

[世界][你是我的大眼]:又来了……

[世界][鱼玄机]:又来了……

[世界][化野]:又来了……

[世界][不打奶的丐]:什么鬼,浩气又掉据点了?

[世界][风花雪月]:笑死人了,恶狗被埋复活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乱吠?

[世界][鱼树树]:就nili恶人占坑有理[/萌鸡再见]

[世界][稻臭村代打]:[/鼓掌]...

【胡歌水仙】《我执》cp:逍X剑(02)

2


云起仙山。

卵石浸在水里,青溪如练,源着水流一路走至山顶,眼前便可映入一片茂林。

逍遥生“哒哒”地敲着手中折扇,看着床榻上紧闭双眼的剑客。


一阵松风带着冷意吹进茅屋,床榻上的人皱了皱眉头,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忽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正欲拿剑的手。


逍遥生站在床榻旁边,眉眼含笑:“醒了?”


那是一把玉骨折扇,扇尾垂着着银白色的穗子。他把扇子收回,哗地一声展开扇面,微微摇动。

“我刚刚还和人赌,猜你到底能装睡到什么时候。”


剑客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他。手握住身旁的剑鞘,...

【胡歌水仙】《我执》cp:逍X剑(01)

《 我 执 》 CP:逍遥生X剑侠客 BY云不喜

※ ※ ※

1、
他身上那枚穗子浸了血。


乌云被伞状的巨木割成一片一片,大雨浇灌而下,洼地里飘着许多被折断的草茎,淤泥深一脚浅一脚,早已辨别不清哪里才是出山的路。

他就借着雨势隐在歧石虬枝中,五脏六腑像被无数的小刀割着,身上像结着一层厚重的霜,但体内却极为滚烫,内外夹击的滋味并不好受。

他微微眯起双眼,像在消化这一阵疼痛。

黑暗笼罩了他,额上却忽然传来一阵清凉。

他抬眸望去,便见苏家女儿害怕地抖了抖,指着自己:“你,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烧的这样厉害……” 女儿家没见过什么世面,此刻带着哭腔又惊又怕,银发剑客张张嘴,末了还是将话语吞了回去。...

© 云不喜 | Powered by LOFTER